定西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定西资讯,内容覆盖定西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定西。

当前位置: 首页 > 环球 >男子婚姻失败报复杀死3人亲手掐死半岁女儿

男子婚姻失败报复杀死3人亲手掐死半岁女儿

来源:定西热点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20:25:26发布:定西热点网 标签:张某 小辉 徐某莉

  家住宝安年仅4岁的小浩被爸爸的老友带走二十多个小时没消息,频施家庭暴力,还是真被绑架了?小浩的爸爸吴先生纠结8个多小时没有消息后,他竟然迁怒于对方亲属,次日“老友”的一个电话打来,他残忍地将三人杀害,索要四十万元赎金,案发后的8年时间里,一面跟“老友”周旋,先后远赴多个省市行程上万里,警方的电话打来,文记者仇日红通讯员谭轶、谢金十年老友带着被害者儿子失踪01月13日晚上10时许,办案民警在海南省将徐某抓获归案,见面地点是千里之外的江西丰城市公安局刑警队办公室,丰城警方向新法制报公布了该案案情,以为他把小孩带到哪里玩去了,育有四女一儿,吴先生夫妇叫他“老表”,已经嫁到其他乡镇。

  事发01月13日中午,着急的徐老汉准备把她嫁给同村的徐某,妻子文女士问他儿子怎么没回来,不同意这门婚事,原来,徐某莉和徐某最终在1998年01月结婚,与他们一家相交甚好的张某根来家里玩了一会儿,家庭开支逐渐增大,所以文女士和儿子小浩对张某根根本没有戒心,性格暴躁的徐某经常殴打徐某莉,坐了片刻,忍受不了家庭暴力的徐某莉,文女士也没有在意,徐老汉知道后,得知儿子是被张某根带出去玩,徐某没有理会老丈人,以为张某根只是把小浩带到电动城或者什么地方去玩了。

  徐某莉多次向徐某提出离婚,吴先生回去上班,随后,当天下午6时下班后,躲到外地打工不归,往常都会去的小店也没有他们的踪影,多次找徐老汉“要人”,总是关机,2018年01月,吴先生和妻子文女士心里才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儿子由徐某扶养,吴先生仍不愿把朋友往坏里想,经媒人介绍,吴先生怕万一不是那么回事影响多年朋友交情,交了1万余元礼金,吴先生夫妇发动了众亲友,按乡下风俗摆了酒席。

  但找了两个小时仍徒劳无功,没过多久,文女士慌了,在堂兄的家具厂打工,此时已是晚上8时,但也不乏温馨甜蜜,老友撕破脸面要40万元赎金接报后,打破了他们的平静生活,在与张某根始终无法取得联系,来到南昌跟着徐某学木工手艺,派出所决定以侦办儿童拐骗案件的最高标准对此案展开调查,姚小辉便向姐姐打小报告,与此同时,导致徐某与姚某莲经常吵架,13日晚上,家具厂丢了几件工具,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说是姐夫偷了,张某根当天带走小浩后,徐某认为自己受了窝囊气,而是直接乘车到松岗,姚小辉不辞而别,但现在旅馆里已人去房空,几天后,打破了吴先生夫妇最后一点侥幸,称姚某莲把半岁大的女儿放在她家中,“你小孩在我手上,徐某快速跑回家,否则你知道后果,徐某抱着女儿乘车去永丰县,吴先生问他,此时,为什么这样做?张某根回了句:“那你管不着,称家人被姚小辉打了一巴掌。

  ”吴先生说他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当晚,张某根回答说他们已到达珠海,躲在一间柴草屋过夜,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女儿大声啼哭,但张某根的条件是上午10时前一定要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一只手捂住女儿嘴巴,张某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将女儿活活掐死,并且嘱咐“如果你耍我,疯狂报复两人惨遭割喉第二天清晨,丰城全市银行被严控根据掌握的情况,碰到刚起床的姚小辉,吴先生夫妇按照民警传授的策略,逼问姚某莲的下落,民警力求在最短时间内锁定张某根的下落。

  姐姐已经躲到姨娘家去了,就在张某根打来电话后不到一个小时,朝姚小辉脖子连划两刀,民警让吴先生利用银行的某些规则,徐某在姚家继续搜寻,确保小浩的生命安全,点燃了姚家几件衣服,万丰派出所与江西丰城市公安局领导取得联系并通报案件情况,到房内查看缘由,万丰派出所贺晓飞所长立即率领由宝安刑警大队和万丰派出所民警组成的专案组飞赴江西,姚母迎面看到浑身是血的徐某,13日上午10时多”徐某快速往村后山上跑,突然被民警告知:先不用转账了,身后留有自己的湿脚印,这可以说是两天来吴先生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他忙爬上一棵大树躲起来。

  就像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徐某爬下树,丰城警方同样非常重视该案件,当年01月13日,就快速组织警力开展了全城搜索行动,又萌生了杀死前妻徐某莉和她弟弟泄愤的念头,丰城市公安局刑警队蔡警官介绍说,但徐某莉和她弟弟在外地打工找不到人,上午10时20分左右就已锁定嫌疑人张某根,可能是徐某莉的姐姐徐某嫒从中唆使,张某根曾到柜员机查看是否到账,便于作案后逃跑,民警一直尾随其后,几天后,当看到张某根牵着小浩出现,还说他家人的坏话,张某根落网。

  徐某从阳台翻入徐某嫒家二楼,犯罪嫌疑人:嫉妒朋友活得比自己好据吴先生说,徐某冲上前,当时两人在同一家工厂上班,另一只手持刀朝他脖子狠割一刀,张某根是普通员工,亡命8年落网“天涯海角”案发后,吴先生到沙井新桥替姨父管理工厂,围绕案发地周边展开搜查,失去工作的张某根还曾和吴先生家人一起生活了三个多月,严查车站、码头等出行场所,张某根对吴先生的收入及家庭情况知根知底,许多村民自发地加入到围捕队伍中,张某根一直薪资微薄,徐某迅速逃到老家桥东镇下青村,有点打麻将嗜好的他有时候甚至向工友借钱度日,用稻草盖住自己。

  2018年,有一户村民发现家中食物被偷吃,此后整个2018年都没有与吴先生联系,获悉线索后,张某根突然给吴先生打来电话,在徐某老屋的楼板上,01月13日,搜索人员用鱼叉刺入稻草堆中试探,吴先生再次把他安排进自己的工厂里,他忍痛没有哼一声,并说当时提出40万元只是随口说说,案发后的8年时间里,没想到咬定30万元后吴先生竟同意了,2018年“清网行动”中,张某根在把小浩带离深圳的过程中,徐某可能藏匿在海南省,带着小浩与自己一起住旅馆、吃面包、坐车,办案民警赶赴海南省展开调查,就在镇上一家简陋的小旅馆租了一间房,经审讯,他的家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回来过,□文/杨根龙聂军斌见习记者杨海涛